政府采购国际视野-政府采购信息网

特朗普的大规模基建计划将会让美国不堪重负?

作者:张敬伟 发布于:2018-02-24 09:50:51 来源:新华思客

  张敬伟
 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,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

 

1.jpg

  特朗普的政策选择有轻重缓急,但是当他认为是推动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最佳时节的时候,却会遇到强大的阻力。


  特朗普启动了他所谓的“伟大一周”,即宣布他一直念兹在兹的大规模基础设施计划。该计划将投入1.5万亿美元,在今后10年里修建公路和铁路等基础设施。


  特朗普强调,美国在中东地区愚蠢地耗费了7万亿美元,美国应该正视自己——向自己的国家投资了。这是特朗普在12日会见州政府和地方官员时宣布的,旨在争取地方官员的支持。


  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,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,也是实现美国“再伟大”的核心政策。此时特朗普提出其大规模基础设施计划,并不令人惊奇。一方面,“美国优先”的内政外交政策已经取得初步成果。另一方面,特朗普的减税计划也变成了法案。特朗普执政虽遇波折与挑战,但最终还是有惊无险。因此,这给了特朗普鼓励和兑现竞选承诺的信心。


  这是特朗普提出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的主因。不过,和以往特朗普设想的计划相比,本次的1.5万亿美元计划,规模还是不小的。客观而言,作为发达的超级大国,美国基础设施建设得早,但是老化得也快。举个例子,美国的高速公路和中国的一级公路差不多,美国的铁路基本上就没有进步,和中国高速铁路根本就没法相比。如果说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一切都是新的,美国的基础设施已经严重过时。基础设施的老旧,不仅是面子上的破败,亦可以此激发美国整个社会的活力。一个没有建设的社会,是死气沉沉没有活力的。


  客观而言,特朗普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,和减税计划不同,是可以引发美国社会共鸣的。因为危机时代的奥巴马政府忙于通过放水的货币政策,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不是当务之急。特朗普当政之初,如果启动这一计划,不会产生那么多的政治矛盾和社会争议。但是特朗普将此社会共识延后,推出了极端的移民计划以及美墨边境建墙计划,推翻奥巴马的医保政策,以及放弃国际责任和理清与贸易的安保利益关系,指责主要贸易伙伴对美国不公等等。


  特朗普失去了推出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良机,但也属于无可奈何。一方面是因为特朗普要落实其核心的内政举措,医保、移民计划等;另一方面是要向国际社会宣示“美国优先”的基本原则。更重要的是,减税计划似乎更重要——而且,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足够的资本支撑,1.5万亿美元显然是个大数目。即便如此,联邦政府也只能出2000亿美元,而且联邦政府这部分开支也没有着落。


  特朗普的政策选择有轻重缓急,但是当他认为是推动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最佳时节的时候,却会遇到强大的阻力。一方面是美国两党博弈的结构性矛盾已经形成,特朗普是逢奥必反,民主党也在国会极力杯葛奥巴马。另一方面,还是钱的问题。在特朗普刚刚推出的一份庞大的4.4万亿


  美元的预算计划中,攸关基础设施计划的2000亿美元属于十年计划,2019年财年的基建计划是边境建墙——预算180亿美元。特朗普财政预算的重点是安保。这份预算的重点是特朗普放弃了10年之内实现预算平衡,而将财政赤字计划延迟到2039年。


  防务开支大幅增加,未来10年的福利项目则缩减1.7万亿美元,其中医疗保险开支减少2370亿美元。由此可见,特朗普还是维持寅吃卯粮和借债度日的恶性循环方式。2000亿美元作为“引子“,像撒胡椒面一样分摊到十年,能够撬动各州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热情?关键是如何激起私人1.3万亿美元的投资?这些都是未知数。


  危机周期,美国是以货币放水救经济。新经济周期,美国又以大规模财政赤字刺激经济增长。但是特朗普政府不仅没有走出美国政府财政赤字的怪圈,反而陷入了更恶劣的举债循环。1.5万亿美元的减税计划加上1.5万亿美元的大规模基础设施计划,这样的“加减法”足以让联邦赤字不可持续。加上美国要维持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开支,联邦政府赤字会雪上加霜。


  预测显示,未来10年,美国斥资总计将达7.1万亿美元,美国国债将会升至30万亿美元。也许在这一区间会维持美国经济相应的经济增长,但是也可能会滋生新的危机因素。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其他总统,最多两个任期的限制,决定了他们都会竭泽而渔,尽量让自己的政绩好看一些。因此,他们会尽量举债,让自己的任期维持经济增长。就此而言,特朗普的大规模基础设施计划,不仅无钱可施,而且也不是特朗普的当务之急。


  关键是,这一计划长达10年,看上去就更像一个看上去很美的“画饼”了。

本网拥有此文版权,若需转载或复制,请注明来源于政府采购信息网,标注作者,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。否则,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网友评论
  • 验证码: